阿瞎

写博客该写的事

《北平无战事》【13~14集】方孟韦崔中石台词存档

2016/1/4今天看老炮儿看到现在 好电影 够瓷器 偶也常常听我爸念叨年轻时候的事 大概也很牛逼吧


【第13集】(本集仅小方台词)

4分40 (小方走进火车站警服)

(小方看被抓的人转头萌萌哒)

“什么都不要说了,我去跟方大队长说,很快就放了你们。”

(小方看扬子公司的人咋咋呼呼)

方孟韦:“他们什么人?”

方孟韦:“先委屈一下,方大队长呢?”

(回头看一眼)

7分35 

“大哥!”

“五人小组让我来的,大哥你干的事情都对,可是你没有干过军警,有些事情不能这样处理。”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先把第四军团和军统的人放了吧,五人小组现在等着我把扬子公司那两个人带回去问话,抓一件事就抓一件事情,你别把事情牵涉太宽了。”

(小方皱眉,垂眼,点头)


【第14集】

3分15(崔开门)

崔中石:“真是贵步呀,您怎么来了?”

崔中石:“快请进。”

崔中石:“也就两千万法币一个月的薪水,一家四口温饱都成问题,总不能像他们那么去贪吧,谢襄理。”

崔中石:“您也去吗,这样的问话您不能去,除非是组织决定,培东同志。”

崔中石:“撤到哪里去?”

崔中石:“我现在不能撤离,孟敖跟我是单线联系,而且一直只信任我,我如果现在撤离就没有任何人能取得他的信任,他跟组织也就失去了联系,全面的解放战争即将开始,我们需要孟敖他们这支空军力量,我一走,正好就上了铁血救国会的当,我们几年的工作就会功亏一篑啊”

崔中石:“培东同志,请让我说完,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的工作不能让你接替,我们党需要你在方不停身边,你更接近国民党的经济核心,您不能有任何闪失,作为下级,我恳请您也恳请组织,接受我的建议,让我继续留下来我知道该怎么做。”

9分03(中石托腮皱眉)

崔中石:“我明白怎么对付,谢襄理,您就不要去了”

(穿衣服出门)

10分48(小方开车回家走过小路听到小妈唱歌)

11分14小方进家站在门口准备走

11分20 小方咳嗽了一声(超委屈吧翻白眼)

(孟韦无台词准备上楼来了都干啥欺负他!要气死了!)

12分36(崔中石到五人小组)

12分44(小方站在桌边)

(我们小方45度要帅哭我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嘤!)

方孟韦:“什么?”(超震惊!)

13分30(崔坐下)

14分08(小方眼神坚定)

方孟韦:“慢,小妈,您请坐”

方孟韦:“这个党国,迟早要断送在自己人手里,小妈,我爸今后就全靠你照顾了”

方孟韦:“都什么时候了我还胡说,爸,您为这个党国卖了二十年的命,替他们筹了多少钱,又赚了多少钱,现在人家父子为了打仗不敢拿自己的国舅和皇亲开刀,倒要拿你开刀了,最可恨的是他们还拿大哥打你,什么忠孝仁义礼义廉耻,全都是拿来说别人的,他们这套,别说大哥投靠共产党,逼急了,我也投靠共产党”

方孟韦:“我爸一生谨慎,民国二十六年,为了把他们的财产运到重庆,连自己的家都毁了,他们现在会念及这些吗,什么国产党产私产,在他们那里从来就没有分清楚过,现在过不了共产党这一关了,就拿我爸当替罪羊”

(转头走)

方孟韦:“去顾大使府邸,会会曾克达去!”

16分(镜头转到五人小组)

中间无崔台词但有镜头

19分42(中石起立)

崔中石:不需要方大队长问,你提的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

崔中石:无需任何回避,我是国民政府中央银行北平分行的金库副主任,我回答的都是公事,不牵扯任何私情,谁都可以听。

崔中石:谢谢,国民政府只有一个中央银行,几百万的军需当然都是由中央银行拨款,五大城市的民食物资配给,当然也是由中央银行借款,具体到北平当然由北平分行拨款借款,可是,无论中央银行还是北平分行,我们只负责拨款借款,给军队的拨款,是直接按照南京的要求拨给物资管理委员会,给城市民食物资的借款,也是按照南京的要求,直接借调给民食调配委员会,至于物资管理委员会从哪些渠道购买物资,民食调配委员会哪些渠道购买民生物资,那都是两个委员会的事,中央银行不负责购买,北平分行更不负责购买,所以曾督查提的这三个问题我只能回答这一个问题,不知道我回答清楚了没有

崔中石:是这个意思

(背景音开始)

崔中石:中央银行有明文规定,凡从本行拨出去和借出去的款项,都必须从本行走账,以保证专款专用

崔中石:我们有责任监督拨出去的钱和借出去的钱尽量用在专款专用上

崔中石:每个月都在拨款借款,紧张的时候每天都在拨款借款,可购买物资,却需要解决诸如货源、价格、交通运输等等困难,因此有些账必须要到一定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来。

24分(中石坐下)

24分42(小方来了!)

方孟韦:让开!(在门外说)

(带着一股我走进来准备死的我怕谁)

方孟韦:报告徐局长,昨晚五人小组命令我们警局的人去抓捕扬子公司的人,我带着警局的人到了火车站,(音乐停)可人却已经被国防部经济稽查大队抓了,于是我们便配合国防部经济稽查大队将扣押的一千吨粮食押运到了经济稽查大队的军营,现在东北的流亡学生和北平各大学的学生,已经有许多人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消息,陆续聚集到稽查大队的军营,要求立即给他们发放那一千吨配给粮,我们现在是立刻将那一千吨粮食发放给东北的流亡学生和北平各大学的师生还是将粮食播发给第四兵团,接下来,如果爆发新的学潮,我们警察局是不是还要像七五那样,去抓捕学生,特来像五人小组请示

(小方无辜的看看)

方孟韦:局长,你是说五人小组已经解散,叫我带着人和稽查大队的人去守着那一千吨粮食?

27分29(小方回头舔唇)

方孟韦:那么多学生围在军营外面,而且人数会越来越多,外面守着的是一千吨粮食吗?那是一千吨火药!(摔手套音乐开)五人小组既已解散,现在到底是谁做主,再爆发一次七五那样的事件,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指示?

(小方翻白眼懒得理你)

方孟韦:曾督查这句问话我就不明白了,我想问一句,为什么北平一百七十多万民主挨饿,你偏偏叫一个空军飞行大队的队长带着一群飞行员来管,党国难道就没有别的人别的部门来管了吗,北平的经济闹成这个样子,是谁造成的,我不说增督查心里也清楚,要追查,上面南京许多部门脱不了干系,下面北平许多部门脱不了干系,为什么现在把矛头对准北平分行,说白了,就是对准我父亲,我父亲也就是隶属中央银行一个区区北平分行的经理,他有这么大权力有这么大胆量敢让北平一百七十多万民主挨饿?昨晚我们兄弟傻傻的将一千吨粮扣下了,今早你们五人小组却解散了,那么多学生围在军营外眼巴巴的等着发粮,你们却叫我们守着粮食不发,以开会为名,在这里揪着查北平分行,北平分行的帐你们今天能够查清楚吗,增督查这个时候还要北平分行做出一个解释,我倒要向你讨一个解释,你打着调查经济的幌子,打着为北平民众争民生的幌子,拿我们兄弟当枪使,一边看着北平那么多民众挨饿,一边叫我们兄弟查我们的父亲,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无音乐)

方孟韦:曾督查,是不是无法回答我的问题就要翻看履历啊,好要翻我们大家一起翻,抗战时期,你也就是赣南青年军旅部的一个副官,抗战胜利不到三年,你就当上了国防部少将,你是在抗战时跟日军作战有功劳还是抗战后跟共军作战有功劳?或者是在后方巩固经济,为党国筹粮筹钱有功劳?党国是怎样栽培你的,你自己心里有数,大家心里都有数。

32分49

方孟韦:姑爹,不干你的事,我今天来上特种刑事法庭的准备,几天前我大哥不就是被你送上特种刑事法庭的吗?你刚才说我是靠着关系靠着背景当上党国这个官的,在南京要置我大哥于死地的时候,你们怎么就不回头看看他的履历,无数次跟日军空战,无数次飞越死亡驼峰,要说死,他已经死过无数回了。曾督查,你一个无尺寸战功的少将,如此折腾我大哥这样立有赫赫战功的民族功臣,心里是不是觉得十分痛快(脱帽子解衣服走人再见!)

方孟韦:大哥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昨晚我梦见妈了,她说叫你不要再记恨爹,不要再替他们干了,赶紧成个家

方孟韦:是去南京还是哪里,走吧

35分54(小方背影回头)

36分25(接以上镜头)

39分45(接以上镜头近了一步)




评论
热度(18)
  1. rachel12355阿瞎 转载了此文字
    小方大闹五人小组,嘴炮功力max 仙饼

© 阿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