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瞎

写博客该写的事

《北平无战事》【10~12集】方孟韦崔中石台词存档

【第10集】

开头(中石和五人小组)

5分18

崔中石:拜托 把我的椅子撤了 我不能让马局长一个人站着。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现在是国家战争时期 我们央行不得已要执行国府下达的额外任务 杜总稽查是经济学专家 王主任秘书更是我们的金融专家 你们知道 银行是负责市场金融流通的 可现在无论是货币和物资的流通比例 我们的金融都无法流通了.....谈经济。

可是 请五人小组的长官们听清楚了 我们只是代为管账 具体物资我们是看都看不到的。

(扶了一下眼镜)

14分50 (四合院+街头空镜)

39分36(小方开车去崔中石家)

方孟韦:徐局长安排你们来的?那就好好的执勤

方孟韦敲门:崔婶 是我

(孟韦最帅!!!!!!!!!!)


【第11集】

(开门小方笑 回头皱眉)

崔:烦不烦啊 还不让方副局长进屋 好了好了 你去忙吧 这么忙 你还来看我

方:进屋说吧 崔叔 崔叔 我还没吃晚饭呢

崔:就半碗粥 半块棒子面饼

方:没事,我吃这个就够了

崔:好在都是干净的,我去给你拿筷子

方:不用这么麻烦(崔笑)

方:崔叔,家里真这么困难,伯禽和平阳可正在长身体

崔:行里给我薪水是不少,可法币再多也赶不上物价啊

方(吃着说):可你是央行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手里没有美元外汇,人家也不相信呐

崔:我手里当然有美元外汇,可那是行里的,不是我的

方(舔嘴唇):现如今中央银行像崔叔这一级的官员还这么清廉,我相信你,人家可不相信你。崔叔,有些时候好人做过了头,未必有好结果。

崔:你说的对,你来之前你崔婶还跟我吵架呢,一口一句 我把黄金美元都拿到外面养女人了,我怎么说的清啊。

崔:就让她猜疑吧,孟韦, 给。

崔:怎么了?吃了不舒服?

方:吃崔婶做的东西怎么会不舒服,我只是想到前不久一位议员,说党国那些将军的一番话了。对比崔叔,心中有感

崔:什么话呀,我可不能跟他们比呀

方:是他们不能跟崔叔比,想不想听那两句话

崔:两句什么话,笑话吧

方:是实话,总统请了几个议员去征询意见,无非以示开明而已,谁知那个议员当真了,当着总统骂那些带兵的将军,叫二如将军,总统就问 何为二如?挥金如土,杀人如麻 岂不是二如吗

崔:是实话,无奈人家最不愿意听的就是实话

方:我愿意听实话,崔叔你帮我爹这么多年了,无论行里的开支还是你家的开支,那你都是精打细算,行里的人可没有对你少怨言,现在,连崔婶那么好的女人,都开始埋怨你了,你这样做为的是什么

崔:行长是信任我才让我管着钱,不这样做我还能哪样做

方:可是在南京,你对有些人也是挥金如土啊,不心疼吗

崔:当然心疼,央行的钱就少国家的钱,一分一厘都是民脂民膏啊,可是你不给他们行吗,就少行长,你今天不给,明天不给,后天就撤了你,换上一个愿意给的人。

方:我爹我知道,可对于崔叔你,我还是不明白,家里的日子如此清寒,还担着这么大的干系,为什么还要做这个金库副主任。

崔:孟韦啊 我的身世你也知道一点 副祖辈没有给我留下一点积蓄 砸锅卖铁供我读完了财会学校 遇上了贵人就是你爹 在上海便给了我银行职员的位置 带我来北平 又让我当了这个金库副主任 你现在问我为什么要干 我怎么答你啊,我不干,我又能去别处干什么呢。

方:崔叔,你明白你现在的处境吗 ?

崔:我明白

方:能说给我听听嘛

崔:有些能说,有些不能说

方:把你能说的说给我听

崔:为了行长 也为了你,更为了我和孟敖的交情,这次去南京活动,我被人怀疑上了,加上北平的帐是我在经手,这里面有贪腐,我必须要接受调查,上面的人厉害啊,竟然让孟敖来查我,这一坎虽然难过,但是我不怕,行里没有贪 我也没有贪。他们查到一定的时候不会真的查下去,现在我过不去的只有两道坎,说出来你也帮不了我。

方:我帮不了你?我帮不了你还有谁能帮你

崔:谁也帮不了,我听天由命

方(又舔嘴唇):崔叔,我现在跟你说真心话,你也得真心听进去,我不管你身上担着多大的事 就冲这几年你一直对我大哥好 尤其这一次你拼了命在南京活动救我大哥 我一定会帮你 崔婶跟你可没有过过好日子 还有伯禽和平阳 为了他们我也会帮你 能把你过不去的两道坎告诉我么

崔:我说,你就是帮不了我,也得藏在心里,不然 你就反而害了崔叔,也害了我一家

方:大不了你是个共产党,还你情我也救你

崔: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说了,就凭你刚才那一句话,吓也要把你崔婶吓死

方: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能告诉我吗 崔叔

崔:我告诉你 第一道坎就是行长

方:说下去

崔:昨天我回来,行长对我的态度明显变了,我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今天早上去五人小组之前,行长对我说了好些我听不懂的话,但有一点我懂了,行长在怀疑我,孟韦什么坎我都能过,过不去的就是行长对我不信任,这你帮得了我吗?

方:问题既在我爹身上,我答应了,就能帮你,说你第二个难处吧

崔:第二个难处,你真就帮不了我了,因为这个人是徐铁英,门口,你们局里派的警察你看到了,昨天徐铁英派孙秘书到火车站接我你也在,刚才你不是说到那个议员骂那些将军们的话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你的这个新任顶头上司,就是个二如局长,当然,他不会像别人那么招摇,现在就挥金如土,可他开的口比好些人都大,不为现在,是为了将来能够挥金如土,他杀人从来就没有眨过眼。现在,又兼了个北平警察局长和警备司令部的侦查处长,他杀人就更容易了,共产党她会杀,可只要与他无关,他未必会杀,但有一种人,他必然要杀,就是挡了他财路的人,孟韦,现在好些人的财路,都在崔叔手里管着,哪一天我要是顾不过来了,就成了挡了别人财路的人了,以前有行长罩着我,别人未必敢动我,可现在连行长也怀疑我了,别人杀我就是迟早的事了,到了那个时候,你崔婶,还有伯禽平阳,还望你多照看点

方:崔叔,我只说一件事,你做到了,我拼了命也保你,我大哥是个性情中人,也是个难得的好人,我只要求你,今后做任何事情,都不要再牵连到他,崔叔,我们今天说的话到此为止,你明白我明白就行,不要再让第三个人知道。


【第12集】

11分10(火车进站旁边站着军队空镜)


评论
热度(18)

© 阿瞎 | Powered by LOFTER